【遊記】《佛羅倫斯 Firenze》文藝復興發源地

相信在學期間有讀到西洋史過的話,肯定會知道佛羅倫斯這個地方,因為這裡是西洋美術史終極度重要的「文藝復興」發源地。

 

佛羅倫斯(義大利語:Firenze,又譯佛羅倫薩、非冷次、翡冷翠)曾經長期處於麥第奇家族控制之下,是歐洲中世紀重要的文化、商業和金融中心。佛羅倫斯被普遍認為是文藝復興運動的初始地,不但是許多重要文藝名人的出身地,更擁有眾多的歷史建築,和藏品豐富的博物館。

 

「佛羅倫斯」則譯自城市的英語名稱「Florence」。徐志摩在詩集《翡冷翠的一夜》中將此城名稱譯為「翡冷翠」,更貼近現代義大利語名「Firenze」的發音。

 

 

這是一出火車站的風景,右邊的教堂很有中古世紀的味道,可惜當我想進去時剛好在望彌撒。

 

像之前寫過的,其實如果要去看比薩的話,從佛倫羅斯搭火車前往就好,在佛羅倫斯的三天中,有一天的下午就是用在比薩上面。

 

 

佛羅倫斯有個在義大利其他地方比較不會看到的特色,是他們的市集,不像米蘭的假日市集時間固定且短暫(還很無趣),這市集每天都有出來,且從早上到傍晚長時間的營業著。販售商品除了當地的紀念品以外,也充滿佛羅倫斯盛產的各種皮件,整個市集逛起來充滿皮革香氣,感覺也很有古裝片的場景感。

 

 

市集旁有個市場,營業時間就很短暫,中午沒過多久就關門了,不過還好附近也還有超市,有些東西超市買還比較便宜呢。

 

 

看一些資料寫說佛羅倫斯的牛肚也相當美味,剛進市集沒多久就看見一個賣牛肚的攤位,於是買了一份品嘗。吃起來那調味方式確實是西式的香料味作法,如果想要的話還可以加購麵包包著吃,但跟台灣吃法差距太大我們就沒有那樣吃。雖然味道跟台灣的不一樣,但是這種做法也是相當美味。

 

 

除了市集以外,有些小巷子裡也是充滿商家的,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間賣皮帶的要把皮帶弄得如此引人誤會…看了好幾眼才發現真的只是皮帶店而已。

 

 

市集以及商店街的中心點,也就是佛羅倫斯城的中心點,會看見這個還滿有規模的大教堂,可惜廣場沒有太大很難整個拍入鏡。

 

 

除了教堂本身石材用的比較花之外,這個教堂的外表也感覺比較沒有清洗過,但即使如此其實他還是佛羅倫斯最為重要的大教堂。

 

 

每個城市都有大大小小許多教堂,但肯定會有一個特大的主教堂,而佛羅倫斯的主教堂就是聖母百花大教堂。

 

 

聖母百花大教堂(義大利語: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),是天主教佛羅倫斯大主教區的主教座堂,也是天主教宗座聖殿。教堂建築群由主教座堂、鐘塔與洗禮堂構成,1982年作為佛羅倫斯歷史中心的一部分被列入世界遺產。

 

 

聖約翰洗禮堂位於主教座堂西邊數米,7世紀即已建成,11世紀改建成現在的模樣。

 

佛羅倫斯的孩童均在此受洗,包括但丁、馬基雅弗利等名人。洗禮堂三扇銅門上刻有《舊約》故事的青銅浮雕,其中二扇為吉貝爾蒂所作,被米開朗基羅贊為「天國之門」(據旅遊手冊所說,真跡在一次洪水中已沖毀,目前收藏起來了,門上的是複製品)

 

 

看著洗禮堂上面雕像,我說那也是受洗中的雕像,媽媽沒反應過來居然問我:「上面受洗那水滴下來,下面的人怎麼辦?」一整個無言…

 

由於要進教堂、或是付費參觀圓頂都大排長龍,我們就決定改天早上再來參觀,先去逛街吃東西了。

 

 

佛羅倫斯這邊有很多有點像是快餐店的餐廳,食物已經料理好了,擺在玻璃櫃內讓人選購,選好之後店員會在幫忙加熱。同時,這種店也是複合式的,除了正餐以外也販售咖啡、甜品、以及酒類。

 

 

簡單吃完之後,就是逛逛街道的時刻,街道就像左上的照片那樣子,而中間只是忍不住把迪士尼商店中的兒童裝拿來合照。

 

 

 

就和羅馬的許願池差不多,佛羅倫斯也有許願重新回到城市的地方,佛羅倫斯的是這隻並不大的野豬銅像(也是真品入到博物館收藏了)。許願的方法則比羅馬許願池難些,先將銅板放到野豬的嘴裡,再放手讓銅錢掉下,如果順利的掉入下方的縫中才算成功。

 

 

傭兵涼廊(Loggia dei Lanzi) 挑高的長廊中擺有有許多雕工細膩的藝術作品,是為1382年由奧卡尼亞所設計的,不過雕像幾乎都是複製品,因此遊客可以盡情拍照。

 

 

走一走又有個廣場,領主廣場 (Piazza della Signoria) 是座獨特的露天雕塑藝廊,從14世紀以來就是佛羅倫斯的政治中心。廣場上的雕像都是紀念與此城歷史有關的重要事件,其中不少是和佛羅倫斯共和國的興衰有關,不過部分是複製品。

 

 

舊宮裡面長的也滿華麗,不過只有簡單瞄過而已,現在參觀也是要買門票,不過當時以為是什麼奇怪的美術館就完全沒參觀…據說是個完整保留中世紀模樣的市政廳。

 

之後參觀美術館,看見一些畫本來以為是現代畫也混進去展示了,看見作品完成日期才驚訝到,原來從16世紀佛羅倫斯除了商店換過,街道的樣子都沒有什麼改變。領主廣場那一帶,更是一點變化也沒有,看著自己在畫中的那些地方走過,感覺滿奇妙的。

 

 

夕陽西下…

 

 

晚上雖然商店都關了,但卻依舊有些娛樂的,旋轉木馬寫著24H營業,路上也有許多人圍觀街頭藝人表演魔術秀。

 

 

第二天一大早便趕在教堂開門前跑去排隊,上圓頂的樓梯爬到一半,有個轉角放了些雕像,不過沒有太值得停留腳步就是。圓頂樓梯攻頂的難度很高,本來以為梵諦岡已經夠難了,結果這邊的坡度更恐怖…

 

 

上圓頂的目的,就是為了看清楚圓頂的壁畫,為16世紀佛羅倫斯畫家喬爾喬·瓦薩里(Giorgio Vasari)所繪巨幅天頂畫「末日審判」。最下層是表情猙獰的惡魔,上層則是天國的天使,中間則是人間。

 

 

中間就是審判的部分,整張圖非常的生動,且地獄部分更是血淋淋的殘暴。右邊則是樓梯範例,這看起來像是往前拍的吧?但其實這是開始往下走時,從上往下拍的…不是普通的陡

 

 

觀看圓頂的過程會先走到頂觀的觀景台,雖然從下面看好像不高,但爬到頂端才發現這間教堂的圓頂式真的很高啊!!!前面另一個比較高的是教堂的鐘樓,如果要爬鐘樓又是要另外付費的,鐘樓沒有太想看的東西所以沒有去爬。

 

 

 

看完樓頂的風景之後,再往下的方向走,比較有機會細看壁畫,且這部分的高度也比較接近壁畫,其實伸手就能摸到,但有一種良知以及公德心要記得帶免得亂摸。

 

 

 

 

那距離真的是相當的近,連筆觸都能清楚看見,但真的是請千萬別伸手嘗試觸摸…

 

 

等到出來,外面排著進教堂的又是大大一條長龍了,其實距離教堂開門也頂多才過了一小時而已。

 

 

 

在街道上倒是滿多有趣的畫面,石板路上的交通工具,除了馬車以外也很多其他輕便的工具。而路上也有許多有文藝氣息的板子,以及現場作畫的街頭畫家,連在佛羅倫斯的街頭藝人也感覺比較厲害。

 

 

 

如果吃東西有多的麵包,不妨拿來餵餵鴿子,只要丟給一隻鴿子,很快個就會累積非常多的鴿子團體了。

 

 

 

倒是有個美術館還滿需要去一下的,烏菲茲美術館(義大利語:Galleria degli Uffizi)是佛羅倫斯最有歷史,也是最有名的一座藝術博物館。麥第奇家族相當的熱衷於藝術,並一直有贊助許多大師,而家族歷代收藏的藝術品也大都安放與此。家族的最後一位直系後裔安娜·瑪麗亞·麥第奇在臨終時留下遺言,把麥第奇家族所有的藏品都捐贈出來作為佛羅倫斯的遺產保留。

 

 

美術館中看出去也相當不同,最近的那座橋是相當有名的一座橋,名稱就叫做「老橋」。建造於中世紀,且上面不但有房屋,中間也還有商店營業著。

 

 

從旁邊看長這樣,並沒有說美麗或什麼的,但他被認為是義大利現存最古老的石造封閉拱肩圓弧拱橋,在建築歷史上就有一定的地位了。

 

 

這是老橋上的樣貌,現在大多是賣黃金的店舖,而義大利的黃金是出名的不純,所以千萬不要傻傻的就買了喔。

 

 

最後來一張老橋上往其他方向看的風景,一般樣貌的橋看起來還是比較漂亮…

 

在佛羅倫斯的幾天,晚上都帶著電腦跑去一間Bar上網,可惜有點害羞沒有找店員拍照,那店員人滿好,不但好聊天長的還很像貝克漢,只是年輕許多以及頭髮是黑色的。

 

而有天下午跟一對觀光客聊天,他們來自杜拜,一路從北義玩下來,對於佛羅倫斯他們似乎也是帶著相當程度的失望,男的說:「Firenze, nothing!!!」所以說如果未來有要到佛羅倫斯的話,天數部分真的要好好考慮一下,雖然是個滿漂亮的城市,但範圍就真的那麼的小。

 

 

欲看更多照片  請至相本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